霁飖

【文豪野犬】关于二刷的感想(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港口黑手党的生活从来不是玩笑呢。

即使无法在这个世界找到属于自己的羁绊。

好不容易找到的属于这个世界的归属感被自己的上司亲手掐灭,其中说不定还有自己的原因,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吧。

其实在港口黑手党的羁绊也不止与织田作之助的吧。

部下只是部下。

对芥川抱有期待但是并没有当成过可以相交之人。

对于培养自己的森鸥外毫无好感,之间只有利益关系,在织田作的事件后甚至可能还怀有恨意。

对从15岁开始搭档的中原中也更多的是讨厌,说不定全部都是讨厌,但是也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但是默契这种东西,不是因为感情有多好,只是因为搭档的双方都不是愚钝之人,加上训练。

总之在港口黑手党的羁绊都说不上美好呢。

在侦探社,收留了他的社长,一定是怀有感激的。

新搭档国木田独步,虽然性格不合,但是没有对中原中也那种厌恶,两人配合依然默契。只要不是愚钝之人,和太宰治都能有一定的默契吧,毕竟他太聪明了。这是前提,默契的形成还需要一定时间的合作。

有他遵循织田作之助遗愿救助和培养的中岛敦。

有能和他匹敌推理力的江户川乱步。

虽然很暴力也很强势但是心地善良的与谢野晶子医生。

不得不说,侦探社是个在正义之中为数不多的不存在伪善的地方。

是他真心愿意接受的地方,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

不像港口黑手党那样把所有的本质都完完整整毫不留情的暴露在外,不需要他也把自己淡漠的内里展现在外。

谬论重复一百遍就会成为真理,假戏做久了就会变成真的。

也许他活到现在只是为了织田作之助的一句话。

但是在体会到了人间温度的他的现在,是不是也不是完全因为过去而活了呢。

其实港口黑手党也好,武装侦探社也罢,区别只是他愿不愿意接受而已。


黑手党也非完全冰冷无情之地。

我这么认为与我喜欢中也君有关系的。

不可能完全客观呐,毕竟也是心有所向。

至少我不认为中也是个冷酷无情的人。他重视同伴,尊重死者,爱着他所生存的这座城市;忠诚而强大,不会将仇恨随随便便施加于他人;自信但是不是自负。

毕竟是我喜欢的角色呢,所以就是会偏心的看不清他的全部,只能看到好看不到不好。

还有红叶大姐,无论是对中也还是对镜花,那份爱护都是真的。


交战的方式不一样,结果只是死和身败名裂的区别。


其他人,没什么感觉。

敦君虽然经常走不出过去的阴影,但是个很善良的人呢,从他第一集快要饿死也不能去打劫,不能去无视快要淹死的太宰就能看出来了。

国木田君很负责任也很可靠,某种意义上来讲和中也有一点异曲同工之处。

与谢野医生是一个很善良很坚强的人。

乱步桑能预料很多,孩子气归孩子气但是有他在的时候总是很安心。

镜花酱是个单纯的女孩子,也很善良,不愿意伤害别人。

贤治君只看出来坦诚和单纯。

谷琦和直美很幸福。


森医生的理性让他冰冷不近人情,城府很深也很有手段,但是他也爱着横滨,所以森医生也并非完全冷漠无情的人。

红叶大姐除了强大也富有母性光辉?

梶井基次郎的话除了搞笑emmmm还有点变态?

樋口一叶小姐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芥川君的话,很强大,但是似乎蛮单纯的,所有的也只是对太宰的执念。


除了中也其他人我都没有认真的了解过所以就不妄自评价了。

剧情真是个让人纠结的东西,对于吃双黑的我来说,太宰治能毫不犹豫的叛逃,但是和中也相处的时候感觉关系也没有那么不好emmm

可能是有感情但是不足以动摇他的选择吧,就真的只是搭档。真是纠结啊。

中也对他身边的人都很重视,包括部下还有红叶大姐,还有黑手党的其他成员,包括已经叛逃的太宰治。讨厌是真的,关心也是真的。

啊别的什么的,觉得Q也很可怜啊,被神明抛弃的孩子什么的。

二刷完成。

我是真的喜欢中原中也,他是天使。


【文野双黑太中】第三百六十七次葬礼

黑手党中×神父宰

应该是个坑

满篇均是ooc

脑洞来源于今晚吃饭时看的速度与激情(不知道几)

具体没想好,写一点看一点

以上OK,食用愉快






阴郁的黑云布满上空,黑云下洁白的哥特式教堂也暗淡了几分。

雨天又不是周末的下午,几乎不会有人走进这富丽堂皇的建筑。

教堂内,年轻的神父穿着黑色的祭服背对着大门,一手在胸前摩挲着银亮的十字架,像是在等什么人。

不多时,教堂的大门被推开,片刻后大门轰然关闭,一行五六个人已站在了教堂内,被收起来的黑伞在脚边滴着水。

年轻的神父闻声转过身,暗色的眸子里满是超脱和莫测。他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棺材,便有人将一身黑色的西装三件套整整齐齐地摆在了里面。

神父垂首看了一眼逝者的名字,暗色的眸子忽然闪过一丝兴味的光,然后将打开的经文摆在桌上,向方才进来现在已经落座的人示意,然后开始弥撒的流程。


"愿上主给他开启天门,使他返回家乡:在那里没有死亡,只有永远的福乐。"年轻的神父将鬓边的一缕黑发别在耳后,"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

坐中的人跟道:"阿门。"

"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共融与你们同在。"

"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各位,死亡带走了我们的亲友中原中也,我们深感悲痛。可是我们却不可因此而绝望。因为基督---我们信仰的根源,已改变了死亡的本质。对一切信仰基督的人,死亡并非人生的终结或毁灭。相反,它是踏入永生的门限。因此,在信仰的光照下,我们联合整个教会,一起为刚去世的中原中也奉献圣祭。在开始圣祭前,让我们谦恭地向天主和其他兄弟姊妺,承认我们的过失。天主,你对罪人慈悲,也是圣人的幸福,我们今天为你的仆人中原中也举行安葬的礼仪,求你解除他死亡的桎梏,使他复活的一天,能在你台前与被选者共享真福的赏报。---以上所求……"黑发的神父虔诚的抚摸着胸前的十字架,背诵早已烂熟于心的悼词,可心境却于以往有些微妙,因为这个人——这位逝者——他认识。神父隐藏在黑暗中的唇角不可觉察地牵了牵,内心戏谑道:"没想到你也有这样一天呐,中也。"同时抬起头,看向大殿的后排,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的一道小小的漆黑的身影。

"阿门。"似是虔诚的一声。

葬礼的弥撒繁长冗杂,待到颂歌声起,已是月上树梢。

送葬的一行人离开,只剩下年轻的神父和一旁只放了衣服做冢的棺材。

月色从巨大的琉璃窗映进来,把神父的影子拉的又瘦又长。缓缓的颂歌声中,神父抬起了一双暗色深邃的眸子看向了神殿无法被月光照亮的角落,轻轻勾唇:"你还要听到什么时候,中也。"清亮的声音在空旷的神殿里和着柔和的颂歌荡了一圈又一圈。黑暗中的人缓步走到了月光下,一顶黑色的礼帽压着不羁的橘色发丝,发丝下掩映着一双比蓝水晶更加美丽的蓝色眼眸,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三件套,一件过膝的黑色的大衣。

中原中也向着年轻的神父走过去,黑色的皮鞋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没有丝毫声音,仿佛一只黑猫。

"一如既往令人不爽的洞察力啊,混蛋太宰。"戴着黑帽子的小个子青年挑了挑眉,走到了年轻的神父——太宰治的面前。

"中也也没刻意隐藏行迹,不是吗?"太宰治眸中映了月光,看不出笑意的眸子微微弯着,对面前的小个子青年说到:"而且又有谁会想到葬礼的主角会毫发无损的坐在自己的葬礼现场围观呢。"

"你不就想到了?"中原中也眯起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眸,向着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神父投去不屑的目光。

"那是因为我知道中也不会这么轻易死掉啊,"黑发的神父眨眨眼,看到了中原中也的眼神,"毕竟蛞蝓的生命力也是很顽强的。"

"哼,你也好不到哪去,混蛋青花鱼。"小个子青年恶狠狠的回答,"当年在黑手党折腾够了如今又当上了神父,真不知道上任神父的眼是不是被刻耳柏洛斯给吃了才挑选了你这个恶魔继任。"

"可中也前一秒还在向我这个恶魔祈祷哦。"年轻的神父微微笑着看着眼前跳脚的小个子青年。

"哦,见鬼,谁会向该隐祈祷救赎?"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小声嘀咕着哈利路亚一类的话,扭头准备离开这个已经失去效果的葬礼现场。

"我们难得见面,不一起喝一杯吗?"身后的神父十分友好的提出了建议。

"没人想见到你,死青鲭。"中原中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神殿,沉重的大门被这个小个子青年砰的一声摔上,只留下了在原地微笑的太宰治。

太宰治目送着中原中也离去,敛了笑意,侧头看了看那口棺材。

真是一场荒谬的葬礼弥撒。他想。

   


(待续……)

——————————————————


中间那一大段天主教的东西是百度百科复制粘贴的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于是照搬照抄,其中还有很多东西被我省略了,请不要较真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天主教的人看这个但是如果有所冒犯很抱歉,因为我不是信徒也不知道详细的操作步骤只能这样了qwq

以及应该是HE(flag立


【文野双黑】自杀未遂

隐晦的双黑

讲一句没用的,我的双黑只指太中太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ooc严重×3

是刀

但是不会很疼

大概叫失去才知道珍惜的追悔莫及?




"你死了我会很开心的。"

"哦~是吗,可是中也开心的话我就会不开心诶。"



太宰治站在港口黑手党大楼的楼顶。站在至高点俯视着这座城市。片刻后,抿起的嘴角仿佛释然一般勾了勾。太宰治闭上眼睛,身体前倾,坠了下去。


他回想起了四年前织田作之助在自己怀中渐渐消失的体温和凝固在手心的血。那时候他的整个心脏都是痛的,好像被人紧紧扼住。得知真相的悔恨和对朋友的愧疚一度让他失去了想死的心情。

姑且看看吧,这人间究竟有什么值得,所谓救人的一方,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离开了那个吃人的庞然大物,毫不留恋。,

阳光下的日子的确温暖啊,温暖的让太宰治一度以为自己乌黑的血液变得鲜红,自杀也从认真变成了半玩笑的游戏。

直到四年后,在剑拔弩张的地牢里,那个被他遗忘了四年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眼前,他才忽然感觉"中原中也"这个名字有了真实感,然后完完整整的回到了他的大脑里。

也许是他这两年安稳日子过的实在太久了,如果不是这次计划,他都要把他这个身材和战力不成正比的前搭档忘记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笃定中原中也会来,明明自己都快要把他忘了,而当时口口声声说着讨厌自己的又有什么理由记得自己还要特意找找自己麻烦呢?毕竟那人现在可是身居要职的黑手党干部啊。太宰治颇有些自嘲的想。

可是,这四年悍然改变了一切,却独独绕过了中原中也和他的那段不怎么愉快的时光。他们分开的时候,时间就暂停了;他们再次相遇的时候,时间又开始转动了。

毫无障碍的斗嘴和切磋,以及中原中也对待这个在他眼中体术逊爆了的搭档手下留情的力度,都没有变。

但是谁都知道回不去了。他们心照不宣。时隔四年的初遇,没有质问也没有解释,没有重提往事也没有互相问候。

什么都没有。他们的重逢以太宰治的计划开头,以太宰治的玩笑结束。

一点都没有变啊,中也。

那天以后,被太宰治有意无意遗忘的,那段属于黑暗的回忆逐渐回笼。他发现除了织田作之助,他回忆的另一位主角竟然是中原中也。但他并没有觉得不正常。毕竟两个人搭档了两年,日常琐碎都是不可避免的。有关任务的记忆少之又少。经过时间层层过滤的记忆最终只剩下了中原中也那双明媚的碧色眸子——吵架时冒着火星的眸子,战斗时冷静而兴奋的眸子以及救了自杀的他后气急败坏的眸子。



忽然,太宰治下落的轨迹被一道黑色的身影撞偏,紧接着被什么东西拖住,失去了向下的力度,最终挂在了港黑大楼楼下的一棵树上。

熟悉的发展让太宰治暗淡的眸子亮了一下,然后在看到那道黑色身影的时候,光又灭了。

是芥川啊。太宰治想。回身把自己弄下来,他完好无损的站在地面上。又没成功啊。

太宰治又计划起下一次的自杀了,对救了他的芥川龙之介没有一个眼神。

他每一次自杀都会被救下,被救下之后接着去自杀。

因为他等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

他真的很想再看一次那双气急败坏的碧色眼眸。

仿佛全世界都被那个小矮子叮嘱过看好那条混蛋青花鱼。可他自己却偷懒了。




太宰治到达现场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论是那个强大的变态的敌人,还是他那个发起疯来更变态的小蛞蝓。整个战场像是被陨石炸过,只有一个深坑,和坑里斑驳稀碎的血迹。

什么都没了。

太宰治看着这一切,却并没有觉得多难过。他哼笑一声,慢慢往回走,然后在一个树枝上看到了那顶熟悉的帽子。黑色的帽子还算干净,银色的帽链在月光下闪着冷冷的光。

太宰治把帽链摘下来,然后把帽子一点点烧掉。橘色的火光映在他漆黑的眸子里,也把他的脸映成了暖色。肆意跳跃的火焰像极了中原中也那一头不羁的橘色卷发。太宰治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太宰治知道自己永远永远都不能自杀成功,可是他乐此不疲。


双黑结婚啦
别问我为啥是中国的结婚证_(:ᗤ」ㄥ)_
我不知道横滨的结婚证长啥样啊qwq

过于合适准备写了hhhh
以及今天拍正片的时候的照片emmm

b站放了然后这里放一份qwq

论太宰视角的中也hhh
(中也我是爱你的qwq)

【文野双黑】你知道,我从来不向往镜花水月


所写即所想
ooc严重×3
一只因为老婆忙而委屈又因为老婆忙被点悟到宰
关于理想中的爱情与双黑的爱情
写的乱七八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中二预警

战场是双黑的浪漫


又一次近乎生离死别的任务后,太宰治忽然对躺着床上的中原中也说,中也咱们隐退吧。

中原中也疑惑的看着他,半晌摆摆手回答道,不可能的,你知道我们不适合那种老夫老妻的生活。

让每天都刀口舔血的黑手党干部放下战场转而常驻厨房,怎么可能?

可你这小矮子天天进医院太费钱了。太宰治理由充分。他早就有种冥冥的预感,迟早有一天中原中也会死于污浊。在他不知道的某时某地。尽管能逼到中原中也发动污浊的敌人少之又少,但这个可能性在所有中原中也的死亡原因可能性中最大。废话,要不然谁杀得了这个暴躁的小矮子?何况事实摆在眼前。

少废话,比养你这条混蛋青花鱼省钱多了好吗?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了太宰治那点微薄的收入。

讨论无果。

中原中也还是那个优秀的黑手党干部,太宰治依然在侦探社混吃混喝。日子也算平静。毕竟大boss这种东西不常有,要不横滨都被毁了八百次了。没有任务的时候两人也很少碰面。能让双黑出马的任务总是少数,武侦和港黑依旧是对手,除了住在一起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其他人都是不怎么希望和对方的人见面的。

中原中也的工作比不得太宰治这种标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每每下班都已是深夜,回到家倒头就睡,手机永远开着七点整的闹钟,不分周几。

中也啊。太宰治跪坐在床边,头搁在床上,中原中也面前,看着他的爱人不住眼皮打架的双眼,眼皮间隙中漏出来几点朦朦胧胧的碧色。中也啊。太宰治再次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爱人的名字。

中原中也撩开眼皮,勉强的看了他一眼。混蛋没事别吵。他喃喃道。

太宰治叹了一口气,给他的小蛞蝓换好睡衣,然后靠在床边,坐在地板上,看着黑暗的天花板发呆,最终抵挡不住睡意,睡了过去。

于是第二天中原中也的闹钟在他耳边炸起时,太宰治被吓得跳了起来。他惊魂未定的看向床上的爱人。中原中也皱了皱眉,睁开眼睛按停了闹钟。然后坐起来开始换衣服,太宰治盘着两条大长腿坐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中原中也换衣服。不得不说这个小矮子虽然矮但是身材着实不错,精瘦干练,肌肉恰到好处的覆盖在骨骼上,线条优美的腰臀,马甲线和人鱼线,连蝴蝶骨都流露着力量的美感,沿着均匀的手臂一直传导到指尖。太宰治笑眯眯的看着自家搭档梦游似的穿衣系扣打领结然后走到卫生间,一捧凉水把自己叫醒。

清醒过来的中原中也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黏在自己身上,狐疑的看向今天起的异常早的太宰治,然后脱下衬衫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又在镜子里翻来覆去检查自己的头发和脸,发现什么都没有,这让他更加疑惑了,如果不是为了戏弄自己,太宰治是从哪里来的动力起这么早的呢?

中也在找什么?太宰治笑眯眯的走过来。心道还不是被你这个小矮子那没品又聒噪的闹钟声吓醒的。说实话,这之前太宰治从来没有听到过中原中也的闹钟声。一来手机总是放在中原中也那边,二来怕是这小矮子闹钟刚响就一把就给摁了,他根本来不及听到。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内心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迅速奔向厨房,看到安然无恙后松了口气,开始做早餐。太宰治尾随而来,中原中也的一系列反应让他有些委屈,难道他早起的原因除了戏弄他就是炸厨房吗?看着中原中也熟练的手法,太宰治忽然觉得偶尔早起一次也不错。以往太宰治起来的时候身边早已无人,连厨房煎蛋的油烟味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只有保温箱里的煎蛋和牛奶是温热的,证明着这房子另一个主人的存在。这时候太宰治就会老老实实吃完中原中也留下的早饭,然后回到床上抱着另一个枕头用力吸上一口,就像养猫的人吸猫一样,太宰治热衷且不愿给人知道的一件事就是他无比的贪婪中也身上的味道——那是他的人间的温度。

于是这时,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太宰治很想抱着大力的吸上一口,所以他就这么做了。毛茸茸的棕黑色短发蹭在中原中也颈窝里,用力的吸了一口。这一举动惹得中原中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中也,太宰治声音闷闷的,你是我的人间啊。

两身鸡皮疙瘩。中原中也放下锅,推了推肩上的脑袋,这种混蛋台词对我没用,我又不是小姑娘。他顿了顿,太宰,你知道我从来不向往寻常夫妻的生活,那样我大概会忍不住杀了你这个混蛋。

枪林弹雨,刀光剑影。战场上交付背后的默契,这才是属于双黑的浪漫。

嘛——太宰治抬起头,暗色的眸子泛着某种愉悦,他的小蛞蝓啊,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啊,不过让他赏心悦目的不正是这份傲气吗?

中原中也从来不是一个软弱逃避的人,他也不希望太宰治是。

太宰治心想,这次早起真是值得。中原中也,他的爱人,就算死去也是骄傲的死去。他的骄傲无人可以动摇,就算是太宰治也不行。

所谓的爱情啊,不是日日黏腻你侬我侬,更不是盲目追求的平平淡淡。这份羁绊带来的不是遗憾和懊悔,而是勇气和骄傲,绝处逢生和至死不渝。

(完)

以下,今天刚刚和男票因为"你到了哪里怎么不告诉我"以及"你不吃饭我怎么吃"的问题吵架,以及想起了我那个因为恋爱而被迫绝交的知己。

我真的觉得爱人之间不必计较那些有的没的,我男票说男生之间的友情不需要维系,但是爱情需要。我觉得不是,如果在爱情中呼吸都了解透彻,对彼此的爱已成习惯,何须刻意维系,而许久不曾提起的友情再次翻出时也会变得不知所措。就像小学时玩得很好的朋友忽然转学,可能多年后再见,只不过是一个微笑表示认识而已。

中也和太宰之间是不太可能那种小资小调的,正如文中,战场上交付后背的默契是他们的浪漫。我爱他们,所以我不希望他们也陷入我和我男票这样的境地。他们彼此理解彼此尊重彼此信任,这就是他们的爱情,根本无需多言。

20190109 0151       霁飖书

放弃的朋友就像撒出去的水,再也没有可能回来了。


来着 陈奕迅《最佳损友》
占tag抱歉 并非爱情,我更喜欢他们是友情

其实他们的每次碰面的时间太宰治都是知道的。
太宰治是多聪明的一个人。
所以他从来有恃无恐。因为他从来都知道自己那个搭档什么时候会出现。
所以在黑手党地牢见到中原中也的时候,虽然面上的那丝惊讶,心里却是意料之中的得意。他一早算准了他的前搭档回来的时间,也算准了中原中也不会放过这个羞辱他的机会。所以看到那抹逆着光的橘色时,太宰治就在心里笑弯了眼睛。
而对于互损这件事,于四年前毫无变化。
也是摸准了中原中也的脾气,虽然暴躁但从来不是不顾大局;虽然不及他太宰治精于算计却也颇为聪慧。这也是为何二人总能如此默契的原因了,若中原中也真如太宰治口中那般蛞蝓样子,恐怕太宰治早就换搭档了。
尽管不是正事,太宰治还是乐于给这个总能明白他言外之意的搭档填填堵。
太宰治能料到中原中也的一举一动,正如他自己所说,连呼吸节奏都一清二楚。若不是这样,两人又怎能打着别人永远听不懂的哑谜暗语默契的仿佛一心一体呢。
虽然中原中也不能看破太宰治的计算,但也能或早或晚的知晓一切,而这个时差就注定了中原中也总是在被太宰治愚弄。
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太宰治确是难得的好心情。
(以下为个人理解)给这个搭档添堵,然后看他暴跳如雷,一度成为除了与织田作之助聊天之外最让太宰治感到愉悦的事。
他太聪明了,没有什么可以逃出他的计算。但就算是知道会惹得中原中也跳脚,却也还是乐此不疲,而且越是能让中原中也生气的事,太宰治就做的越是起劲,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原中也应激反应似的一见到太宰治就生气,觉得有什么阴谋在等着他。
越是互相了解的人说出来的话杀伤力就越大。这句话在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对方越是痛的地方就越要捅上一刀。当然不会真的去讽刺彼此的伤处。就像中原中也从来不向太宰治提起织田作之助,太宰治也不会去提中原中也进入黑手党之前的事。
是搭档,是冤家,要说是友,那便是彻彻底底的损友,要说有缘,那就是绝绝对对的孽缘。
彼此理解又彼此厌恶,彼此嫌弃又彼此保护,口不饶人又默契有加,内斗不断却能够放心交付背后。
太宰治离开后,醉酒的中原中也要发牢骚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太宰治,就算牢骚一定又是骂太宰治的话。虽然谁也不会接谁的电话,可是那个号码还沉在手机通讯录的最底端。
正是因为理解,所以中原中也再次见到太宰治的时候什么都没问,他还是对他恶语相加,仿佛那四年的空白不过灰尘,相遇时只要吹吹,就可以和以前一样了,什么都不会变。
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没有变,中原中也信任太宰治没有变;太宰治讨厌中原中也没变,太宰治能看透中原中也的一切没变。什么都没变,不管是熟悉到骨子里的语气还是铭刻骨髓的默契。
也许在梦里演练了千千万万次的相遇,在相遇时都不过废弃的剧本。
也许太宰治真的演练过,但中原中也还是那般的即兴表演。

太宰治一定是当中原中也是朋友的,一个让他完完全全信任的朋友。
中原中也也是一样啊。
这是他们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