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霁ADAH

[卫非]初遇以后(回忆向/ooc我的)

     时间过去很久之后,卫庄依然能想起与韩非相见的第一眼。
     明明各怀目的互相试探,明明是早有预谋彼时彼刻,早有预谋的一眼,可他却再也忘不了。目光交融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有风花雪月,有朗月稀星,有珍盏佳酿,也有一汪深邃的潭,萦绕着袅袅雾气,仙境似的,却又凄神寒骨,悄怆幽邃。回神之时,再欲望去,那双眼早已不见,而卫庄竟是连星眸中被感染的悲伤都不及收起,只得在窗边目送那一抹紫衣离去。也许自那时起,他就已经决定,未来的路,定要相守相随。
     自此,卫庄尤记得和他的每一件事。那回韩非忽然被软禁冷宫,却留下两个锦囊,仿佛意料之中。但自己心神里闪过的那一丝焦急却是如何也不能忘却。
有时候就连卫庄也看不清韩非的心思,看不清这个面容带笑的贵公子。
     他从来都不放心他。足智多谋的公子韩非,在卫庄的眼里仿佛是个总是需要他保护的蠢货。将军府那一场赌博,侧首一笑的得意让卫庄有些懊恼。奇袭军饷的一戏让卫庄眉头微皱。这个赌徒的运气奇好,每次都被他赌赢。只是看着他那双带笑的桃花眸,卫庄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拒绝他的请求。可是他卫庄拒绝别人何时需要过理由?
     到流沙建立,卫庄还是不懂,韩非不想为王,他又作何要与这个国家为将?可他还是同意了。也许是韩非那并吞八荒的野心与他共鸣,也许如他自己所说,只是想看看他是怎么失败的。可是韩非给的承诺,卫庄从来没有忘过,要做韩国的将,与他一起开拓山河。即使韩国早已无回天之力,即使那时的韩国早已是没有韩非的韩国。下杀手的时候卫庄没有一点悲伤。
     他想拥的王从来只有韩非一个。
     术以知奸,以刑止刑,即使没有国家的依存。
     可在梦里相见时,他还是没能将世界变成他想要的模样。可那又怎么样呢,直到知音化为故人,短发生为银瀑,国破家亡浪迹天涯。若不负君意,尚可。


(啊晚自习码字好累啊
没有底稿直接敲字绞尽脑汁_(:ᗤ」ㄥ)_
卫庄视角回忆非哥哥
本文内容仅为个人理解不代表官方看法
ooc严重对不起庄哥
我爱非哥哥尽管他一直活在回忆和梦里
希望食用愉快)

【卫非】如果能重来②(一个土味名字|不定时更|刀or糖or刀糖?)

无心听他所言,卫庄这才发现自己与他并非在紫兰轩,而是在冷宫。看了看手中把玩的铜镜,转身将铜镜放下,看向韩非手边的酒樽:”对于你这样的酒鬼来说,酒是用来看的?“

韩非停下手中涂鸦的画笔,笑道:”姬无夜知我爱酒如命,特地命人给我送来美酒,是不是很贴心?“

”别把命贴上就好。“卫庄冷淡道。

闻言,韩非的眼睛微微眯起,道:”就知道你担心我。”

“我······“

”唉······盖先生,剑未出鞘,就已经让我受伤了,我整天卫庄兄长卫庄兄短,也没听他把我称作朋友,你说,这是不是在我心口狠狠扎了一剑啊······“

卫庄诧异的回身,可是哪有什么盖聂,在他身后只有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骤然回首,身前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只余下一片黑暗。

''谁能想到在这小小的紫兰轩中竟然掩藏着卫庄兄这样的鬼谷传人······”

“这后面的好戏,还要有劳卫庄兄帮忙演完了······”

“额···在我的计划里你没有迟到······”

“他还真是吝惜承诺······”

“走,子房,我们去平衡平衡······”

“你嘛,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冷冰冰的······”

韩非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将卫庄包裹其中,似乎很近,却又了无踪影。

卫庄闭上了眼睛,忽然感到胸前些许压力,抬眸一看,紫衣人侧耳听着他的心跳声,面上一副成竹在胸。见他睁眼,韩非笑着抬头,一如第一次会面,作揖道:“卫庄兄。”

“你······”卫庄皱着眉。

韩非见他这副表情,弯了桃眸,道:“卫庄兄,愿不愿在与我走上一程?”

一语惊醒梦中人。

“呵。”卫庄勾起一抹笑,“好。”

身前缘不尽,黄泉续纠缠。

end

这个歌好适合卫非qwq_(:ᗤ」ㄥ)_
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在生长qwq

【卫非】如果能重来(一个土味名字|不定时更|刀or糖or刀糖?)

人死之前,会看到些什么呢。

大概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会知道吧。

新郑的街道,紫兰轩的红菱,盏中的杏花酿,对面人的眼眸......

“卫庄兄...卫庄兄?”

带着疑惑和一丝担忧的声音遥遥传来,卫庄眼前清明起来,身上的无力感渐渐退去,声音也渐渐放大。

眼前人的脸渐渐清晰,墨发紫冠,桃眸朱唇。

“韩...非?”

“是我啊,卫庄兄,莫不是连我都不认识了?我们这才一日不见.....诶诶.....”

韩非话未说完,便被卫庄推开:“别靠这么近。”

“嘿嘿....”韩非退开挠了挠头,“这不是看你走神嘛,我之前说话你从来不走神的....”说着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神态不太自然的卫庄,心里却在偷笑卫庄方才的反应。

卫庄不知何言以对,冷着脸正坐。

看着卫庄的脸色,韩非赶紧收敛了不正经的心思,轻咳一声道:“好吧我继续。”



待续.....



(这个文是写卫庄临死前“梦”到的各种和韩非的过去,所以大概是he?但是不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那种he)

白衣素发旗轻扬
渡了谁的魂彷徨
墨眸薄唇指苍凉
暖了谁的路无常
不需惊 不迷茫                       引渡久 岁月长
这前路 一盏灯的光               人鬼间 任时光匆忙
却把来世今生点点都照亮    孑然一身看尽尘世的温凉
他立苦海无边燃希望
那似血般凝固的目光
是为谁暂留的过往
他引彼岸刹那绽芬芳
忘却仇恨与悲伤
指引往生的魂灵去向
却不知此身寄何方

那一盏灯为谁亮
那一双血泪为谁而淌
那过往又为谁不忘
那一日为谁虔诚合掌

轮荒哥的身高,竹子也就170吧😂

继续立flag😂😂😂攒着,攒到想写的时候再写2333

这一集隐晦的表达了庄哥想立非哥哥为王[倒]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qwq

懒癌晚期的自我督促,我觉得这个还蛮适合卫非

虽然不想但还是忍不住想写点什么
清明时节替庄哥给非哥哥写篇祭文qwq就叫《祭非文》
渣文笔ooc我的qwq假装是庄哥
我爱非哥哥